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见闻,评论,感悟分享

原创精华,欢迎转载

 
 
 

日志

 
 

[原创]我在美国吃黄瓜---2011-07-15  

2011-07-16 04:48:43|  分类: 美国见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美国吃黄瓜

 

2011年07月15日 - Koala - 我的博客

2011年07月15日 - Koala - 我的博客

 

  初夏,我到美国探亲,在女儿家的后院见到她栽种的黄瓜。黄瓜藤叶爬满了枝架,绿叶丛中开出了朵朵金黄色喇叭似的小花,在阳光中,在清风伴奏下,她摇动纤细的身躯,似乎在唱着一首首优美、动听的歌谣,美国的蝴蝶和蜜蜂不知为什么没赶来参加这场小小的独唱音乐会。女儿说,再过几天就能在美国吃到自家栽种的黄瓜了。
  过了几日,花蒂慢慢地枯萎,终于结出了一条条顶花带刺的小黄瓜。我见到它们时还只有女人小手指那么大。随即,天公有情,下了一场小雨,小黄瓜伴着雨滴渐渐长大。我感觉似乎是一夜的雨水滋润,一条条黄瓜就穿着绿色的“外衣”,在瓜蔓上打秋千!
  黄瓜长成到5、6英寸,细长的身体,翠绿的皮肤,遍身均匀的长着针尖般的小刺,就像帔着装饰有白点点的绿袍子小女孩。
  我端详着用剪刀从藤蔓上轻轻剪下的黄瓜,闻一闻那它的清香,真不忍心咬下去。谁让它今生托生为黄瓜呢!吃吧,甜津津的,清爽可口,连它的尾巴都是甜的。
  夕阳西下,在美国的这座木篱围起的院中,靠在躺椅上,看着小野兔偶尔从草坪中跑过,吃着刚从藤蔓上剪下的青嫩黄瓜,任凭小风吹过面颊。黄瓜的熟悉的口味,使我的思绪不由得回到遥远的中国那个年代。
  那一年,我初中毕业,已结束高中升学考试,胸有成竹的等待第一志愿的一所颇有名气的高中录取。在等待发榜的日子里,我到近郊的姨妈家中。我第一次坐在黄瓜架下,随手摘下带着黄花、细刺的黄瓜,不用洗就吃了,就是今天在美国小庭院中吃的黄瓜的那个味道,脆嫩、幽香。
  那时中国农村孩子哪有假期。姨妈家的孩子每天都要到农田做活,挣钱贴补家用。我也跟着他们也去农田做活,每天顶着烈日暴晒,口渴就喝家中带来的井水,水是那么甘甜,双手磨出血,继而成为第一次新茧,深深地体会到“汗滴禾下土”的农夫劳作的辛苦。那时,我每天工钱是二角,当时一块豆腐是二分。我干二十天农活,挣了四元,这是我第一笔以自己劳动得到的工钱。回到家中交给了妈妈。
  有一天,妈妈让我去粮店买米,那时中国凭证供应粮食,买米时要带购粮证,这份证件的首页写着家庭成员姓名和每月粮食供应标准,工人每月42斤,中学生每月35斤,妇女、老人每月28斤。我提出要用我挣来的钱买米,妈妈从柜子里取出一个信封,拿出我挣来的四元钱,原来,妈妈想为我保存这第一次磨出手茧的血汗钱。我背着米袋,四元钱夹在购粮证里,手提购粮证的小环扣,迎着门外呼呼的风,颇有成就感地走出家门。
  到了粮站,递上购粮证,工作人员称足高粱米装在我带来的米袋里,当我要交钱的时候,却找不到我的四元钱。
  我挣得的第一笔工钱哪里去了,它还带着我烈日下的汗水和辛劳?我望着门外仍阵阵吹过的风......。
  在美国这小庭院中,安逸、宁静,一阵阵风吹过我面颊。四十年过去了,一样黄瓜的清香、甘甜,一样的口味,却不一样的风。
  评论这张
 
阅读(822)|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