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见闻,评论,感悟分享

原创精华,欢迎转载

 
 
 

日志

 
 

[原创] 辛亥之痛 ----粗读晚清史心得 2011-09-10  

2011-09-10 10:10:51|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辛亥之痛                 

                                                       ―― 粗读晚清史心得

 

辛亥革命迄今百年,撰写此文,以作辛亥百年之祭。百年岁月,已使昔日的激情沉淀。今日可以客观、冷静地评估辛亥革命对中国的深远影响,评估其得与失。最近读了一些关于晚清及辛亥革命的史料,深感辛亥之痛。

辛亥革命推翻中国延续几千年的帝制,经过近五十年的动荡,中国共产党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结束国家分裂、民不聊生的局面,以统一的中国气势,走向图强发展之路。在改革开放的治国纲领指引下,中国已经在世界上立于强国之林。但当时发动辛亥革命的同盟会或其后的国民党,最终却丧失国家的执政权力。当年的辛亥革命先驱们,如在天有灵,可感到辛亥之痛?

   

辛亥革命是在国民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就在旦夕间扫荡了君王权威,造成了国民思想的空前混乱,凝聚“大一统中国”的精神权威彻底丧失,造成了民族的精神解体,随之而来的就是国家的解体。从而腰斩了已经启动的从中国帝制向民主国家转化的过程。这样,在国家面临被列强瓜分的危急时刻,辛亥革命解除了当时中国的国防能力,打断了晚清相当成功的“改土归流”改革,引发国家分裂,直接造成西藏与外蒙的脱离。俄、日的国家战争却在中国大打出手,中国成为史无前例的“第三国战场”,最终又诱发了日本侵华战争,使得中国蒙受了八年空前战祸。

辛亥革命首创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军阀主义。辛亥革命骤然废除君主制,在中国造成权威真空。要维持当时码社会秩序,其“权威”只能由枪杆子建立。又经“二次革命”、“护法运动”、“国民革命”等,反复强化了“有枪便是草头王”的暴力模式,并使这一模式成为取得政权的唯一模式,从而造成中国几十年的战祸。使晚清社会的和平转型及政权的和平转移,彻底失去了可能。

辛亥革命造成权威真空,使得武力反抗司空见惯,甚至“独立”都成了“时髦”的事,破坏中国的道德、文明传统文化。由此导致了军队的不可控,引出了民国时期频频发生的“军阀裂变”:即一个军阀势力庞大到一定程度,军队就分裂,分裂成多个军阀,这些分裂出的军阀又互相倾轧,又被其中有实力的军阀所吞并,又出现新的大军阀。军阀裂变,战争不止,使得当时中国短期内回归统一,已决无可能,中国,那时已是没有起码的国防能力的“国家”,无主权何以为国,万千流民,何以有家。

据研究辛亥革命历史的学者研究成果:当时的共和、帝制之争的革命话语为台面上的旗帜,台下却是社会各集团的利益之争,“革命”的政治成色至少没有想象得那么高。引发利益之争的利源也很奇妙,在国势衰弱、割地赔款的困顿艰难中,“新政”何以成为巨大的利源,搅动起暗流涌动,这本身就值得深思的问题。过去对晚清新政的评论过于单一,要么嫌其不够“新”,要么索性称其假,最后得出:“清廷顽固拒绝革新”的结论。这一结论成为辛亥革命爆发的主因。这一结论无疑是“史从论出”。新政本身的复杂机制、利益驱动、以及意想不到的社会冲击,构成了辛亥革命的前奏。

  

综上所述,辛亥革命打断了晚清的和平改革过程,尤其是在清朝廷已经公布《重大信条十九条》,准备实行英国式“虚君共和”。辛亥革命逆转了当时社会文明化的大趋势,造成了国家解体,使得中国沦为“只有省防而无国防”,任列强都可宰割的一块肉。

今天,在辛亥革命百年之际,国人除去政治化鬼魅,摘掉格式化面具,不为尊者、圣者、神者讳,尊重史料,论从史出,总结中国人民为辛亥所付出沉重的代价。在绚丽的庆祝烟花中,定会感到辛亥之痛。

 

  评论这张
 
阅读(410)|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