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见闻,评论,感悟分享

原创精华,欢迎转载

 
 
 

日志

 
 

[原创]    一个鸡蛋的家当---- 2011-10-15  

2011-10-15 07:23:00|  分类: 感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鸡蛋的家当

 

昨日观看国内某省电视新闻,介绍在省内举办某类机械行业博览会的消息:会议邀请了几名外国人,当然会标也写上了“国际”字样,也有当地最高行政长官致辞。这位长官大谈“前景”:成为中国的“行业中心”,再过三五年,就是国际的“行业中心”,尽管现实还是即将开幕的一次会议,会场中布置有一些展位,会场门外挂着会议的大红横幅而已。某省的这次会议仅刚刚开幕,距离成为“家当”还很遥远,会务费虽够买数以万计的“鸡蛋”,但不能构成致富的“家当”。  

 

近日CCTV在热播《百年汽车》。2010年,中国汽车产销量达到1800万辆,成为世界产销大国,中国有了这份大“家当”。这时,有些专家就大谈要从“中国制造”变成“中国智造”了。

中国汽车前景如何?不同的角度有不同的答案。中国汽车前途,只有经过汽车人一代代艰苦努力,取得国家的支持,还要有良好世界经济环境,才能发出光辉,决不是空谈就能实现的。它也绝不是单纯的技术问题,请几名洋专家和几名“海龟”就能解决的。这是一项创建中国汽车的品牌的系统工程。品牌本身只是一个标识,关键是其背后企业的综合竞争力,有没有强大的技术开发能力、营销能力和融资能力,以及良好的组织管理结构。中国汽车现在尚未具备与世界汽车巨头的品牌竞争的实力。

 

此时,让我想起邓拓先生的杂文《一个鸡蛋的家当》。

邓拓先生的这篇杂文写于1961年,最初发表在《北京晚报》上,后编入《燕山夜话》杂文集。
  邓拓先生在这篇杂文中,借用《雪涛小说》中一个发人深省的生动故事,来警喻“大跃进”的“浮夸风”:

“一市人,贫甚,朝不谋夕。偶一日,拾得一鸡卵,喜而告其妻曰:我有家当矣。妻问安在?持卵示之,曰:此时,然须十年,家当乃就。因与妻计曰:我持此卵,借领人伏鸡乳之,待彼雏成,就中取一雌者,归而生卵,一月可得十五鸡。两年之内,鸡又生鸡,可得鸡三百,堪易十金。我以十金易五牸,牸复生牸,三年可得二十五牛。牸所生者,又复生牸,三年可得百五十牛,堪易三百金矣。吾持此金以举债,三年间,半千金可得也。”
  这个故事的后半还有许多情节,最后这个财迷说,他还打算娶一个小老婆。这下子引起了他的老婆“怫然大怒,以手击鸡卵,碎之”。就这样,一个鸡蛋的家当就全部毁掉了。

邓拓先生在这篇杂文中,以这个故事为题材,揭露、讽刺了“市人”想入非非、财迷心窍和以投机、剥削发财致富的可卑想法,并且影射和批判现实生活中妄图以空想代替现实的“左”倾思潮的错误。这篇杂文借古喻今,尖锐讽刺了现实生活中不务实际,违背经济规律,自作聪明,想入非非的幻想家和主观主义者。

只有一个“鸡蛋”的家当,就永远成不了百万富翁吗?在现实社会中不乏其成功之例。但无不是经过艰苦创业,决不是靠空谈、空想和仅做一次报告,召开一次会议就能成功的。

 

目前,正值举国努力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之际,但有一些“官员”,他们却不是从科学出发,而是从“作报告”出发,每逢“讲话”必运用排比句型,大谈“一、二、三、四”,套话连篇累牍;大谈“远景”、“未来”,会后,讲者、听者皆不知所云;不是今天挂出大红横幅就成为“国际中心”,不是成立“软件园”,就能成为“硅谷”;不是出国“考察”几日,就能创新。孰不知,市场是无情的,要有资金、技术,特别是要拥有为之奋斗的创业者,他们要经能得起成功的热度和挫折的寒冷。

 

邓拓先生借古喻今的杂文《一个鸡蛋的家当》要旨在于说明这样一个道理,即历来只有真正老实的劳动者,才懂得劳动产生财富的道理。告诫人们,要摒除一切想入非非的发财思想和好高骛远的空想“规划”,只有审时度势,踏踏实实、百折不挠地用自己的辛勤劳动,才能为社会也为自己创造财富和积累财富。

 

邓拓先生18岁参加了左翼社会科学家联盟,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新中国建立后,历任《人民日报》社社长兼总编辑、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处书记、中共中央华北局书记处候补书记等职,并主编理论刊物《前线》。

邓拓先生于1961年3月,在北京晚报副刊开设《燕山夜话》专栏,共发稿153篇,受到读者喜欢。他的杂文爱憎分明、切中时弊而又短小精悍、妙趣横生、富有寓意。

邓拓先生与吴晗、廖沫沙合写杂文《三家村札记》。

1966年4月16日,《北京日报》刊登关于《燕山夜话》和《三家村札记》的批判材料,“三家村”被打成“反党集团”,成为文化大革命的最早牺牲品。5月18日,邓拓含冤自尽,成了“史无前例”的那场浩劫的第一个牺牲者。

 

今天,我用邓拓先生杂文题目《一个鸡蛋的家当》,就是提醒:我们不要忘记邓拓先生以生命为代价留给后人的忠告!

 

 

  评论这张
 
阅读(1027)|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