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见闻,评论,感悟分享

原创精华,欢迎转载

 
 
 

日志

 
 

[原创] 两座古城的命运---2012-02-16  

2012-02-16 12:01:56|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座古城的命运

 

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北总布胡同3号四合院的梁思成、林徽因故居如今已成为一片瓦砾。

两年多前曾因部分被拆而引发北京文物局表态,将严格保护的梁思成、林徽因故居,今年春节前再遭拆除,媒体报道后引发社会各界高度关注,人们质疑这个 “不该发生的事件”为何会发生,同时,众多网友对官方调查中所称开发商“维修性拆除”这个名词进行了热议,无奈叹服中国语言文字功能的强大。五十年前,梁思成为保护北京古都,无奈之下,他哭了,去找周总理,今天自己的故居被“维修性拆除”了,他若在天有灵,欲哭也无泪了。

梁思成、林徽因故居被“维修性拆除”余声未了,近日有网友爆料重庆的蒋介石行营也被拆。当地文管部门回应称,这是“保护性拆除”,将在原址原貌复建行营。据悉,蒋介石重庆行营建于1935年,卢沟桥事变数月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就在这里办公,蒋介石在重庆最早的官邸也设在此。

 

德国纽伦堡,在二战中几乎被炸成废墟,纽伦堡人就像拼图一样,把断瓦残砖拣起来,按城市的原貌进行了艰苦的重建。

古建筑或具有纪念意义的建筑,代表着民族文化,是民族的记忆。

记忆有价值吗?一个城市、一个国家的集体记忆当然有价值,但不是金钱所能衡量的。这些建筑被拆除了,消失的不仅是建筑本身,而是民族的记忆。

 

 

                                                                              

                                                                北京古都的那次强拆

  

 北京古都在战火中得到完整保护

北京,中华大地上最令人神往的一个地方,一座厚重悠久的文化古城。

50万年前周口店就出现“北京人”。春秋战国为燕国都城,称蓟。辽为陪都,又名燕京。金建都于此,号中都。此后800年,元称大都,明、清称京师,曾改称为北平、北京,及民国初年,称为首都。

古都北京拥有众多的历史文化遗迹,其中有当今世界上保存规模最大、最完整的皇宫——紫禁城,有中国现存最大的皇家园林——颐和园,有明清两代皇帝祭天的天坛和举世闻名的万里长城等,那巍巍的建筑、经久不散的皇家气息,见证了古都北京曾经的辉煌。

 “不说那天坛的明月,北海的风,卢沟桥的狮子,潭拓寺的松;唱不够那红墙碧瓦太和殿,道不尽那十里长街卧彩虹;只看那紫藤古槐四合院,便觉得甜丝丝、脆生生,京腔京韵自多情。” 这首歌唱出北京的古都神韵。

可是,这仅是这座古都的一部分,消失的那部分是在五十年前被强拆了,中华民族的子孙只能从老照片中看到它们昔日的风采。
 

1948年,近在咫尺的北京古城已经被围了好几个月,城里的傅作义是战?是降?是和?一直没有一个准确的消息。共产党对这样一个瓮中之鳖究竟有多久的耐心呢?真要打起来,那一座座精美绝伦的古代建筑……梁思成不愿往下想了。
  梁思成,这样一位对中国古典建筑情有独钟的建筑学家,要目睹五代之都在兵燹中毁于一旦,那种痛心疾首可想而知。就这样天天在担忧之中煎熬着,直到有一天,一位不速之客叩响了他寓所的大门。
  来人介绍了自己的身份,开门见山地说:“梁教授,我受人民解放军攻城部队的委托,前来向你请教。城里有哪些著名建筑和文物古迹需要保护,请你把它们的位置准确标在这张地图上,以便我军在攻城时避开。”
  梁思成先生不仅把北平重点文物的位置准确地标在北平军事地图上,而且拿出了带领学生们收集古建筑文献时记载的《全国建筑文物简目》,把它们一并交给了那位解放军干部,并对他进行了详细讲解。
  他很感动,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他想:共产党人了不起啊!很快,北平和平解放了。
  这一次胜利,是良知的胜利。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北京古都完整地得到保护。

 
       梁思成后来这样回忆说

建国之初,北京市一位领导曾站在天安门城楼上对我说:“毛主席说,将来从这里望过去,要看到处处都是烟囱”。

这难道不正是我们所要避免的吗?‘处处都是烟囱’的城市将是什么样子?那情景实在太可怕了。于是我就老老实实地把我的想法和盘托出。我认为华盛顿作为一个首都,是资本主义国家中可借鉴的好典型。北京是个古代文化建筑集中的城市,不宜发展工业,最好像华盛顿那样,是个政治文化中心,风景幽美,高度绿化,而北京的大批名胜古迹可以发展成为一个旅游城市。我发表这些看法并没有想到反对谁。

 

新中国成立后,保卫下来的北京旧城,却要在“保卫者”手中毁掉了。它在即将落下炸弹之前得到了保护,在攻城的炮弹尚未发射时得到了关怀,但却要在和平时期里彻底消失。

1957年,那是令人恐惧的年代 。“反右”运动正如火如荼,而雄伟壮丽的北京城墙也正在被热火朝天地拆除着。

到处是毁墙的炮声,每一炮,都像在梁思成的心中炸响。他已经有了无望的感觉,但这位中国建筑业的泰斗还要为保卫北京城墙做最后拼搏。
  有一天,梁思成进城去瞅了瞅,发现地安门已经没有了,广安门也消失了,听说正拆广渠门,急忙赶去,发现已经只剩下一个城台和一个门洞。
  毁城的大军正向北京最后的两个城门进军——崇文门和西直门——1957年时最后两个有瓮城的城门。
  梁思成流泪了,他要去找周总理。
       当时的梁思成,不仅是著名的建筑学家,而且是北京市的副市长,但他无法主宰北京城墙的命运。
       他不明白:北京旧城是在伟人的努力下才保存下来的,而今天的毁城决策正是当年的保卫者做出的。


       梁思成保护北京古都的执着
  1950年2月,梁思成和居住在南京、曾留学英国的著名建筑家陈占祥一起交了《关于中央人民政府行政中心位置的建议》,即著名的“梁陈方案”。

梁陈方案立刻被否定。1957年,陈占祥被打成右派,而梁思成,幸亏彭真的“提前”保护,才免遭厄运。
  让我们看一看梁思成要保卫的是一个怎样的“北京旧城”:

今天,在人们看到孤独兀立在车水马龙中的前门箭楼和正阳门之间是一个由城墙围成的巨大瓮城;北京内城九门都是由箭楼和城门楼构成的双重城楼的巍峨建筑,门楼为三檐双层的巨大楼阁或殿堂,包括外城和皇城的城门城楼、箭楼、角楼等曾多达47个。

方案提出,在旧城外的西侧另辟新区。这样,旧城留下,新建一个新中国的政治心脏,而一条便捷的东西干道连接新旧二城,如扁担一样担起中国的政治心脏和中国的城市博物馆。
       新中国成立初期,当梁思成知道旧城作为一个整体,无论如何保护不成的时候,仍然发出最后的呐喊。他退而求其次,希望保住旧城的城墙和城楼。
       争速前进的历史和匆忙的决策,彻底淹没了梁思成的建议和童话般的憧憬。

有一天,梁思成从城内开完会回到清华园,谈到了北京市负责人的话:“谁要是再反对拆城墙,是党员就开除他的党籍!”从此,反对的意见,美好的建议,都沉默了。
  这一次,是科学和理性的败退。
  于是,对梁思成的批判开始了。随后,北京城墙不幸地被拆毁了。

 

北京堵城的代价

现在的北京成为堵城,是个不争的事实。但是堵车的根源是什么?众说纷纭,各执一词。官方的说法是车流量巨大,汽车在以每天数千辆的数字增长。但是,大家有没有想过,北京机动车数量只能说是堵车的因素之一,不是决定性的。如果五十年前,听听梁思成的意见,保留北京古城,在古城外围另建新城,科学规划,还会有今天堵城?有的则是北京古都。

某機構在北京調查後,算出了所謂的「月度堵車成本」:北京市民擁堵經濟成本每月約335.6元(人民幣,下同),以1700萬人口計算,其月度造成的經濟損失達57億元。

該組數據似乎從另一個側面印證「堵車不僅堵心,同時更耗費金錢」。另外還「傷身」,隨汽車越來越普及,各地環保測評數據亦隨之告急,一時間PM2.5(指大氣中直徑小於或等於2.5微米的顆粒物)成為眾矢之的。

國家發改委區域規劃專家諮詢組成員朱榮林教授説,就目前的中國國情看,汽車尾氣排放是當下中國特大型城市的主要污染源,較之「工厂污染」,汽车尾氣污染的危害性更大,「汽车尾氣排放的區域,正好處於兒童正常的“呼吸區”,這方面很少有專家留意到,因此尾氣排放不僅是數量的概念,其對下一代的危害極大」。 

 

                                                                              

                                                                    德国古都纽伦堡

 

纽伦堡在二战后期几乎被炸成废墟,1945年后,纽伦堡人就像拼图一样,把断瓦残砖拣起来,按城市的原貌进行了艰苦的重建。如今的纽伦堡老城,和中世纪时的面貌没什么两样,不细观察,看不出有重建的痕迹。站在恺撒城堡,纽伦堡老城的面貌尽收眼底。老城里的哥特式教堂、浪漫的半木结构房屋和惬意的广场营造了一种难忘的氛围。

纽伦堡是一座拥有50万人口的现代化大都市和中世纪中心城市的共生体。

       纽伦堡具有悠久的历史,坐落于法兰克尼亚地区的中心。中世纪纽伦堡的商人,以及城市里众多的能工巧匠,使纽伦堡保持着突出的地位。19世纪起,纽伦堡慢慢变成了巴伐利亚最大的工业中心,现在它正在加速从一个工业城市向基于科技的服务中心的转变。  

漫步佩格尼兹河畔,登上城堡俯瞰市容,尽可领略纽伦堡这座千年古城的风情。
       纽伦堡早在公元十世纪就已经初具规模,很早就是欧洲重要的贸易中心。这里不仅有始建于1180年的皇帝城堡,有建于十三世纪的古老的市政大厅,有为数不少的建于中古世纪的各式教堂和民居,还有街头那些各具特色的雕塑,整个老城就像一个偌大的中古世纪博物馆,徜徉其间,让人顿发思古之幽情。
       有着800多年历史的皇帝城堡,是纽伦堡市的标志,城堡有厚厚的石墙,墙下有深深的壕沟。这是一座从来没有被敌人攻破过城堡。

纽伦堡的古城与新城由城墙和壕沟截然隔开。在古城的四个角,有四座曾经用来了望敌情的古塔。佩格尼兹河自东向西从城中缓缓流过,为古城平添了几许妩媚和灵气。沿河可见造型各异的桥,有的有着数百年的历史,有的略微新一点。不少酒吧临河而建,如果在这里坐下来,喝上一杯当地风味独特的啤酒,凭河而眺,定会思绪万千。
       在古城内,极少见现代化的建筑,几乎全是中古世纪的建筑。这些古建筑风格多种多样,有高耸入云的哥特式教堂,也有圆顶的罗马式教堂;有很像积木的古老漂亮的民居,也有历史悠久动辄数百年的酒吧。这些建筑都不太高,低的四五层,高的也就是六七层,红瓦白墙,古朴优雅。     

一水相隔的新城,与老城既融合又独立的设计也给千年纽伦堡增添了现代时尚的元素。这是德国人的智慧。  

 

两座古城,两种命运,两种结局,静静地耸立在那里,任由后人评说,或批评为当初的无知付出的沉痛代价,或赞扬其高瞻远瞩,为子孙保留下民族的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367)| 评论(9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