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见闻,评论,感悟分享

原创精华,欢迎转载

 
 
 

日志

 
 

[原创]我想生活的时代---2012-06-09  

2012-06-09 19:21:12|  分类: 感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想生活的时代

 

近日,好友闲谈,谈及今年广东高考作文题 《你想生活的时代》。作文题中提供的两段“材料”,也颇值得品读:

“醉心于古文化研究的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曾经说过,如果可以选择出生

的时代与地点,他愿意出生在公元一世纪的中国新疆,因为当时那里出与佛

教文化、印度文化、希腊文化、波斯文化和中国文化等多种文化的交汇地带。”

 

“居里夫人在写给外甥女涵娜的信上说:“你写信对我说,你愿意生在一世

纪以前,伊雷娜则对我肯定的说过,她宁可生的晚些,生在未来的世纪里。我

以为,人们在每一个时期都可以过有趣而且有用的生活。”

 

也许是淡淡茶香,唤起友人们这道作文题的思索:“我想生活的时代?”

一致回答:“我想生活的时代---来世,不愿意再做一个人了,做一个人,是很美,可是也太累。”

 

一位意大利的“海归”,一向标榜喜欢意大利文化,这位朋友说,我想“生活的时代”是:“来世,做一棵树。”既然是一棵树,何不浪漫些,没有什么国籍、护照、签证,绿卡,不担心被乱砍乱伐而丧命,来世,我就生长在孕育文艺复兴的佛罗伦萨的那片绿色山坡上。

要是我的运气好,我就是一棵形状很美的柏树,像烛火一样尖尖地伸向总是蓝色的、金光流溢的天空。我在温暖的绿色的山坡上,静穆地站立,又好像是一个在沉思着什么,其实我已没有思想,也不再了解思想的疼痛,我是一棵柏树。

我站得高高的,边上就是在古代战争中留下来的城堡。

我能看到很远的地方:

变成了孤儿的拉斐尔,曾渡过那条蓝色的小湖,他到罗马去画画,他忧郁地看着这片美丽的坡地,这是他在告别自己的故乡;

在那个阳台上,达芬奇曾给蒙娜丽莎画着肖像。她微微笑着,她是那种内心细腻的人,总是掩饰自己会外露的笑容。没有这种心思的人,会觉得她的笑很神秘;

年轻的米开朗基罗,曾从佛罗伦萨的老城里的那扇木门里走出来,他的脸带着受苦的样子,他的天才压死了多少代画家,可他觉得自己的一生是不幸福的。他在圣马可修道院里,在安波切利墙上画出了世界上最美的天使报喜。

我长在山坡上,天天晒太阳,鸟在我头上叫,像梳理长长的头发的梳子,风从我的树枝里经过。

我的一生只要好好地站在那里就行了。要是有风把我吹倒了,经过的人都说:“该死的风。”不会说:“你为什么还躺着,快自己站起来,上帝都说了,你要自救,上帝才能救你。”

来世,我是这样一棵柏树,可以放任自己,甚至对自己都可以不负责任。

 

一位出生在中国北方大地的朋友说,我想“生活的时代”是:“来世,做一棵草。”一岁一枯荣,没有忧愁,没有烦恼,就是燎原之火,也奈不我何,春风吹又生,明年又是一棵新的我。

我这棵草,愿长在中国北方辽阔草原,站在那里,枯死在那里,没有选择,没有牵挂,没有后悔。如果有爱草的人,若是一定要把我挖回家,我就死在他家的院子里。

若是没有人来打扰,我就一辈子在自己熟悉的土地上,身边的棵棵草都是与我世交,平等相处,没有竞争,没有迎来送往,没有应酬,更没有迁徒的凄凉。

若有风轻轻地吹过,吹弯了我的腰,路过这里的那位诗人看到了,把我风里的身姿写在他的诗中:“风吹草低见牛羊。”

强健的雄鹰盘旋于蓝天,俯视浩瀚的我的家园;牛、羊点缀其间,悠闲地流连于我的无边的邻里。我的家园不像海洋,拥有波涛与汹涌及响亮的海螺;也不像沙漠,拥有戈壁与黄沙及炎炎的烈日。我拥有的更多是清新、奔放及自由,无可比拟的充实。

我就这样静静地等待着,与信念接触,理解它的感触及知觉。

另一位朋友说,要做一棵草,又何必生在草原中,我想“生活的时代”是:“来世,做一棵南国绿草地的小草。”来世也对我们曾为过的人类小有贡献。

小草随处可见,在马路边,在公园里,在田野中,露珠在草尖上轻盈地跳跃,为大地歌唱,露珠的歌声只有大地才能听清。小草则相伴露珠,为她一生只有一次的生命送行。

小草是春天的使者,每当春风吹来的时候,她为人们发出春天的信号。

小草是城市的美容师,她妆扮城市的同时,又净化空气,为人们带来一份绿意。小草是大地的养料,她活着发挥自己的作用,枯萎的时候又化为肥料。小草中还含有某种特殊的成份,烧完的草,成为草木灰,草上大部分的害虫和病菌随着草一起烧死,减少春天害虫的危害,留下的残渣和土地混合,又是极好的肥料。

小草也是水土的忠诚卫士,她们肩并肩,手挽手;长在堤坝上,忠诚的护卫堤坝,任凭风雨的冲涮。

小草还能辨别方向,当你在野外迷路的时候,拨一棵小草,根须多而长的一边就是南方。

如果有一天,大地上没有了小草,那将会是什么样呢?

 “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从不寂寞,从不烦恼,你看我的伙伴遍及天涯海角……”。

如果一定在来世做什么,我愿做这样一棵小草。

 

那位在来世要做一棵柏树的朋友,还没走出他的幻境----

“我成为的那棵树,在夏天的黄昏里,只是想将自己被夕阳拉长的树影子投在那条古老的驿道上,虽然我的影子,每天在那里停留只是短短的十几分钟。那条驿道,罗密欧曾急急地骑着马经过,回到阿拉维,去接他的朱丽叶,同去奔赴一个悲剧。”

 

许多年以后,我们今天的故事也许被写成了书,来世的身影,成为书中精美插图。或许有一位中国的小姑娘依靠在她的单人床上,看着这本书。看到了一棵高高的柏树长在佛罗伦萨的绿色山坡上,她指着画上的树,对妈妈说:“它看上去有些伤心,有些忧郁啊。”  又翻到呼伦贝尔草原那一页,对妈妈说:“多美的草原,那么多的草,它们冬天虽会死去,明年又再长出,不知可是去年那棵草。” 再翻一页,则是南国城市的一片广阔绿地,很多孩子在草地上放风筝,对妈妈说:“多么绿的草地,松松软软,像妈妈给我的床褥,我想在它身上睡觉,做一个公主的梦。”

 

那么,我想“生活的时代”是什么?我说,来世做棵树、做棵草,又何必带着幽怨和期盼到来世,又何必为来世带去今生的烦恼。我追求的来世生活最简单……。

 

可是,人到底有来世吗?

 

[后记]  如果这篇小文,是今年高考以《你想生活的时代》为题的一篇作文,一定得零分。

  评论这张
 
阅读(628)| 评论(9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