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见闻,评论,感悟分享

原创精华,欢迎转载

 
 
 

日志

 
 

[原创]另说“北上广”格调---2013-02-01  

2013-02-01 07:59:35|  分类: 中国见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另说  “北上广”的格调

 

  北上广”,中国一线三大城市,房价在攀升,PM2.5在攀升, CPI在攀升,居住人口在攀升,唯一没有改变的是其格调。

格调更是品味生活的永恒旋律,格调是一种气质,格调是一种态度。每一座城市所独具的格调,即使在这样一个文化多元而又时尚的年代,它坚守着自己的格调,不因缤纷而改变。

城市的格调,不是说它的城市人口,不是说它的高楼大厦,不是说它的车水马龙的车流,不是说它的房价,更不是说它的GDP。

这些城市的格调,是由这些城市的历史、建筑、文化、风俗、语言等元素,日积月累而形成的,根深蒂固,就像一个人的乡音和肤色。

那么,“北上广”的城市格调是什么?它就是人们第一时间想到的,总不会忘记的那些“腔调”,那些“味道”,那些“派头”,那些“韵味”,这就是城市独具的格调,这些格调也许几百年来都不会改变,相信吗? 



  北京的格调是北京人不由自主地流露出的那种“京腔”。

这种“京腔”,常常会在胡同口聊天的北京爷们儿那里听到。

他们眼光下斜,卷着舌头,用鼻音说话,一口纯正京腔。他们开口就是领导人的家长里短;或中东局势,或索马里海盗;或中国人民银行准备金利率最近又要调整,以解决流动性问题,或是股市,最近又多谈钓鱼岛主权,中国海监船执行巡航任务……。

北京的哥,热情,话多,京腔京调,风趣又幽默。时逢北京奥运会,会有这样经历:手里拿着在超市买的大包、小包的东西上了出租车----

北京的哥亲切地问:“您打算防地震吧买这么多东西。据我所知,北京近期没有大地震。”

的哥又说:“明儿我去当义工了。”

“怎么当义工?干点什么?”

的哥说:“起威慑作用,密密麻麻满大街都是义工,志愿者什么的,坏人不敢轻举妄动,所以,明儿起我当义工去,威慑坏分子。”

的哥接着说:“您没看街道大妈、大爷,没事干都去做义工,当志愿者去了!”

“他们都是去威慑坏分子?”

的哥说:“您真是聪明,不过,这不仅是威慑作用,老头、老太太没事干,摆个小板凳,街头交友,省得憋在家里中暑。这叫一举多得。”

“坐马路上不是更容易中暑吗?”

的哥说:“精神作用很重要,一个老太太自个儿在家多没劲,马路上找一个老大爷,聊聊天,时间一会就过去了,心情一顺畅,就中不了署了。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北京的“京腔”----北京人那种做派,似要纵揽天下,似要彰显着几百年前的“皇家”高贵,虽然它又不同于“官腔”,但外地人听着,顿觉自己犹如子民,微如尘蚁。

北京是一座古老的城市,处处仍透着昔日皇家文化的尊贵与傲慢,无数的细节都在证明它的格调:建筑、商标品牌、饮食、口音以及娱乐。

北京长城,大部分是在公元1540年前后,时值明代时修建的,距今已有约450年历史。

北京故宫位于北京市中心,旧称紫禁城。于明代永乐十八年(1420年)建成,是明、清两代的皇宫。

京剧(Beijing Opera),为中国“国粹”、国剧,已有200年历史,也是一种京腔、京调,享誉海内外。

御膳,都是明、清两朝皇帝的御膳食谱和烹调技艺。北海公园内的“漪澜堂”和颐和园内的“听鹂馆”,经营着“仿膳”,屋里的摆设也都是宫廷式样,“肉末烧饼”,“满汉全席”更是名不虚传,透着当年皇家的气魄。

北京的老字号多不胜数,都有着几百年的历史,尽显自己的格调。

北京六必居酱园,创自明朝中期。挂在六必居店内一块金字大匾,相传是明朝大学士严嵩题写。

北京同仁堂创办于1669年 (清康熙八年)。1723年(清雍正元年)由雍正皇帝钦定同仁堂供奉清宫御药房用药,此后历经清八代皇帝,188年之久,独办官药。

全聚德烤鸭店创建于1864年(清同治三年),一炉百年的火,铸成全聚德烤鸭。

北京的无与伦比的古代建筑杰作,是世界现存最大、最完整的木质结构的古建筑群。一砖一瓦,仍不失当年皇家气派和尊贵。久而久之,生活其中的北京人,也就有了这股气,成就了这股“京腔”。

若想了解北京格调的精髓,那就去品尝北京烤鸭吧:薄薄面饼,裹着片片金黄、带着薄薄一层鸭肉的烤鸭皮,卷着北方葱丝和甜面酱,咬一口,油腻腻,又透着香脆,混合着葱的辛辣,酱的细腻,甜咸。

北京的格调尽显在“北京烤鸭”、“二锅头”之中 ----这都是“地道的北京味”。

 


  上海的格调是以温馨方式所讲究的“派头”。

这种格调,总是以上海人对初见的外地人,进行十分友好的一种考验而显现:可有“派头”?

上海人的第一道考验,就是目测你的穿着打扮是否得体;

上海人的第二道考验,通常是以十分真诚的态度提出的问题:“你住哪儿?”

一位地道的上海女性,据她说,她看人的“派头”要先看衣着,总是从脚上的鞋看起,逐一扫描到头部发型;其次,再看住处,如果听说一个人住在闵行区,就会立即觉得这样的人没法交往,“晚上喝咖啡都没法叫出来,住得太偏了嘛。”

这位地道的上海女性,还经常告诉别人,她去欧洲旅行的时候住在贵族朋友的城堡里,然后就问你住过哪家酒店。

但与朋友相聚,这位地道的上海女性,却很少埋单,当然,很少有外地人能不接受她的这样的坦荡和直爽。

上海男人,却也因一些“派头”的表现,在当下中国男人中名声欠佳,实际上也与这个城市的风骨被遗忘,被丢弃不无关系。

上海的“派头”格调,表现在无数的细节中。

上海的“派头”定要讲上海话,今日上海话,虽与上几辈已很不同,少了几分含蓄,却也多了几分市井。比如“很好”,上几辈是“蛮趣”,也有一声豪气的“好极”,而今,却爆出一个屡屡入耳如刺的“老”字,“老好”“老灵”,还有更惊人,如“好到煞根”。讲上海话,选择不同词语可辨出不同的“海派”教养和层次,但都能原汁原味折射出“海派”的韵味。

就娱乐而言,可能必须承认,创下“派头”清口的周立波,以他的“派头”、腔调,也表现出这个城市的格调。网络段子由周立波的嘴巴说出,经过上海方言的演绎,还是非常有娱乐性的。对比郭德纲、赵本山、小沈阳等民间娱乐明星,人们可能也不得不承认,舞台上一身名牌、散发咖啡味道的周立波,是最有派头的,可以说,他显示的就是上海的典型“派头”,上海的格调。

实际上,真正了解上海的人们都明白,这座城市真正伟大之处和魅力,不在于它的“派头”,而在于它的风骨。

这座欧风美雨中成长的城市,领时代风气之先。无论是工业还是文化,乃至个人生活的自由和被自由激发的梦想与创造力,都曾是中国这个老大帝国的一个奇迹和中国文明现代化的骄傲。

我们今天熟悉的上海格调,恰恰是以这种现代文明造就的上海风骨为前提的。没有风骨,它的格调只是琐碎的庸俗。

 

 

广州的格调是善意的“傲慢”。

这种“傲慢”,却不是炫耀式的,而是从广州人说话方式中立即感觉到的。

请看,如果一位广州人正与一位说着普通话的外地人闲谈,闲谈中的广州人面前出现了另一个广州人,他们会立即开始用广东话热烈地交谈,完全不理会在场的其他人听不听得懂。其实他们聊的也无非是哪里的哪道菜最好吃,但是这个话题似乎可以永无止境地谈下去。此时,被两位广州人“遗忘”在旁者,第一感觉就是广州人的傲慢。

有人戏称,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世界末日来临了,此时,也许会出现这样情景:在广州街头,外地人在洪水、太阳辐射和地震中纷纷倒地,而那两个广州人还站在楼顶,激烈地争论到底哪家餐馆的白切鸡最正宗,哪家早茶最有品位……。

广州,中国第三大城市,世界著名港口城市,中国南方的金融、贸易、经济、航运、物流、政治、军事、文化、科教中心,社会经济文化辐射力直指东南亚。广州有着两千多年的历史,是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中国最大、历史最悠久的对外通商口岸,广州外国人士众多,也是全国华侨最多的城市。

广州,素有“千年商都”之称。

广东话,又称粤语,当地人称白话。粤语通行于广东大部分地区、广西部分地区及港澳等地。此外,在美国、加拿大的华人大部分也是使用粤语。据估计,到目前为止,全世界使用粤语的人口已有八千多万。

粤语流行于这座商都,伴随着商业活动而发展。当然,粤语的传播,与商业的讨价还价不无关系。

粤语,有着极为耐心地交流、反复陈述的语境,铿锵的语言节奏,说者,似有享受愉悦之感,是一种很有特色的强势的方言。广东人相见,必大讲粤语,旁若无人,就不以为怪了。

由于粤语的强势,造成广州人的似有的傲慢,其实广州人还是很好相处的,对人有爱心,有热情,男人有担当,女人则拥有南方女人的优点,吃苦耐劳。  

 

城市的格调,其实就反映在久久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的言谈举止中,行为品行中,说话语音中。在那里透出的一种无法掩饰、无以言表,却又能时时感到的,特有的那一种味道、那一种傲慢、那一种风韵、那一种派头、那一种腔调。

  评论这张
 
阅读(633)| 评论(1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