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见闻,评论,感悟分享

原创精华,欢迎转载

 
 
 

日志

 
 

【原创】何时寻回“京沪穗”?---2013-07-05  

2013-07-04 20:31:46|  分类: 中国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时寻回“京沪穗”?


中文是传承数千年而无中断的语言文字,根深叶茂,积淀丰厚,每一个词语都有它独一无二的境界,但随着网络语言出现,中文文字功能在迷失中。这绝非危言耸听,看看“京沪穗”的消失,就知道了。

“京沪穗”是北京、上海、广州这三大都市的简约名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它们被替换为“北上广”了。

     这不知不觉间发生的事,也许微不足道。然而,“京沪穗”三字,取自三地简称,有多少历史,有多少故事。他们的名称,在以百年为计的时间里,就是这些城市的唯一的符号,今天,它却随着中文文字功能迷失而消失,岂不令人惋惜。   

   

京,本义指人工筑起的高土堆。

京字,属甲骨文字形,象筑起的高丘状,上为耸起的尖端,形容其大,其高,没有什么可与之相比,首屈一指,素有“大莫与京”之词。

《墨子·辞过》说:“古之民未知宫室时就陵阜而居”。“陵阜”即大土丘,古人认为,宫室应该建立在大土丘之下。那么,北京的这个大土丘在哪里呢?就是故宫后面的景山。

古人称国都为京城,其意为天下之正中。所以,每个称作“京”的地方,都必然作过一个国家的正中基准之地。即为一国之首都。

在辽代,现在的北京地区称作“南京”,这是由于现“北京”那时作为辽代“陪都”,地理位置处于当时辽代首都的南方,故称之“南京”。

从明代起,就确定了现在北京城的范围,成为国都,就被称为“北京”。

北京奥运会的会徽,则使“京”字拟人化,变幻成一个跑动、跳跃甚至舞动的人形,体现“更快、更高、更强”的奥运精神。

   北京,自金朝起,第一次成为古代中国的都城(1153年),是为北京建都之始,2013年是北京建都860周年。金朝时的北京称为“中都”,人口超过一百万。金“中都”,为元、明、清三代的北京城的建设奠定了基础。如果单以人口计算,北京无疑是当今世界第一大都市。

    京,多么美的字,多么有内涵,岂是一个“北”字所能代替。

       

沪 , 捕鱼的竹栅。

陆游《村舍》:“潮生鱼沪短,风起鸭船斜。”

唐· 陆龟蒙《渔具》诗序:“列竹于海澨曰沪。”

古时,上海地区的渔民发明了一种竹编的捕鱼工具“”。当时还没有“上海”这一地名,其境内的吴松江,流经古称为“沪渎”之地,其城而得名为“沪渎”,简称为“沪”。

春秋战国,时“上海”是楚春申君黄歇封邑的一部分,故“上海”别称“申”。

现在的“上海”之称始于宋代。其时,这一地区已有十八大浦,其中一条叫“上海浦”,它的西岸设有“上海镇”,已成为我国的一个新兴贸易港口。

1292年,“上海”改镇为县,1949年,上海设为直辖市。

沪,多么有典故,多么有历史的字,岂是一个“上”字所能代替。

       

穗,汉典(古文):秀也。

《墨池编》 :“炎帝因上党羊头山始生嘉禾,作穗书,用颁时令。”

穗,另解为稻、麦等禾本科植物的花或果实,聚生在茎上顶端部分称为穗,亦泛指穗状花实。

    《曲水诗序》:“赪茎素毳,并柯共穗之瑞。” 共穗,则为嘉禾。
    《诗·王风·黍离》:“彼黍离离,彼稷之穗。”

    《诗·小雅·甫田》:“彼有滞穗。”

广州简称“穗”,又名羊城,有着两千两百一十多年的历史。它和世界上许多古老的城市一样,有着一个美丽的传说。 
    公元前9世纪,周朝的楚国在现在的广州建造了一个城邑,名叫“楚庭”。有一年,“楚庭”因连年灾害,田地荒芜,农业失收,百姓饥荒。有一天,南海的天空出现五朵祥云,上有五位仙人,身穿红橙黄绿紫五色彩衣,分别骑着五只仙羊,仙羊口衔一棵一茎六穗的稻子,徐徐降落在这座城市。仙人把稻穗赠予百姓,把五只羊留下,祝愿这里永无饥荒,然后腾空而去。

这个五羊的传说是一则广州的“史前拓殖故事”,通过“五羊衔穗,萃於楚庭”,反映出西周末年,由於诸侯崛起,民不聊生,中原百姓纷纷携带家畜、农作物向南迁徙的事实,表达了古代的广州先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周赧王時,在南海之濱築城,稱南武城。秦始皇三十三年(公元前214年),派任囂率兵統一嶺南,設立南海都,广州当时称“番禹”。

汉初,趙倫接管南海郡,併吞附近地區,建立了南越國,自立為南越武王,其王朝歷經五世93年。趙倫以番禹為首邑,將番禹城向東、西方向延伸,拓广之城邑,成为一处“广而之州”,这是“广州”名稱之始。

三国至唐末五代時期,广州城曾向南扩大,因临近江边,常为洪水所淹,南海王劉隐,鑿禹山,取土墊高,拓展城垣,名为新南城。

唐为嶺南道治。

五代梁貞明三年(917年),南海王刘袭在此称帝,改元乾亨,国号大越。翌年改称汉,史称南汉,升广州为兴王府,作为都邑。

宋代時,广州城垣修建多達十数次。北宋時先後修築了中、東、西三城。

    明代为广州府。1645年,朱聿鉤曾在广州建立了为期44天的南明小王朝,改元“紹武”。明代广州是当时岭南地区政治、经济中心,洪武和嘉靖年間,曾兩次扩建城墙。

清順治三年(1646年),在外城南面加築了较小的东、西兩翼城。1921年广州市政厅成立,为“广州”建市之始。 
  
广州成了岭南最富庶的地方,有了“穗城”、“羊城”之称。广州的百姓还在惠福西路修建了“五仙观”,纪念五位造福的仙人。至今在五仙观的东侧,还有一块巨大的红砂石脚印状的凹穴,那就是“仙人拇迹”;在越秀山麓,存有一块“古之楚庭”的石碑,它告诉我们,广州最古老的名字叫“楚庭”。 
    在中国人的观念里,谷穗又象征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羊则是吉祥的动物。这些名称既然这么吉祥,自然受当地人民的喜爱,于是越传越远,还出现了以这则传说为题材的雕塑作品。 

穗,多么吉祥,多么美丽的字,岂是一个“广”字所能代替。 

   

   “北上广”三字则不然。

   “北上广”直白,“白”到了没有味道的程度。汉语源远流长,精美典雅,如果全用最简单的大白话,无疑是一种倒退。

比起“北上广”,“京沪穗”更精准,更有历史感,带有更多的文化意蕴,为什么弃置一旁呢?

  

    “北上广”的出现,似乎是媒体的语言要求。当今的媒体必须面对大众,而当今的中国大众,总是急匆匆,弃繁就简,也许就是因为文字笔画更少些,共有11笔划,就喜欢“北上广”?

 如果,“京沪穗”因共有32笔划,就有了疏离感,以至于不得不选用“北上广”,那只能说我们的语文乃至人文教育失败了。再这样,我们就会对常用的汉字都不会写了,应了“提笔忘字”那句古话。

     当过文化部部长的作家王蒙就多次表达过他的失望,他呼吁:“是时候了,重视一下语言文字吧!否则终会有一天,中国人说不好中国话了。”    

  

“北上广”流行了,何时能寻回“京沪穗”,找回迷失的文字?

  评论这张
 
阅读(504)| 评论(16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