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见闻,评论,感悟分享

原创精华,欢迎转载

 
 
 

日志

 
 

【原创】窗外,别有天地---2015-07-22  

2015-07-21 23:54:15|  分类: 感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窗外,别有天地---2015-07-22 - Koala - 见闻,评论,感悟分享 

【原创】窗外,别有天地---2015-07-22 - Koala - 见闻,评论,感悟分享 

【原创】窗外,别有天地---2015-07-22 - Koala - 见闻,评论,感悟分享

 
 

                                    窗外,别有天地

 

 

    

    

    最近品读了朋友的一篇文章,题目是《一扇窗户》。 文章主题富有哲理,文字精彩,欣赏后令人受益良多。

    这篇文章对窗外景观是这样写的:“我特别喜欢那一扇窗户,尤其是夏天的下午,长长的日照,让阳光透过这绿色,寂寞地照射极为安静的走廊。”“整个四季,窗外的景色不断的变化着,萌发的春意,骄阳的午后,菲菲的秋雨,飘雪的冬日。有时我的心情随着这窗外的的景色不断变化着。

    是的。窗外,别有天地 ----

    临窗的极目舒望,不仅是一时的心情,更是一种人生的气度,一种精神的升华。走到窗前,带着些许期望,些许冥想,看分分合合,细细地品味着,慢慢地等待着,祈祷着……就会放飞自己的心情。

    因此,人的视野不应该只有室内这一种视角,生活在天地间,定会有多些参悟的灵感和行动的创意;人的生命也不应该只有“勤奋”这一种底色,在与外界交流中,从容、淡定,情感才能归于平和,真知方可还原朴素。

      

    古人为此,每每临窗一望,目光穿越时空而远行,看出江山灿烂,看出人格高洁,看出时代沧桑。

    就是这样,推开一扇窗,褪掉多少忧愁,又唤起几多回忆。

 

    唐朝诗人杜甫,望窗外,看出一番心境,别有天地:

    当时诗人在四川古成都,周围有秦岭和长江,从诗人居住的草堂之窗就可以望见秦岭,看到长江上往来船只贯通东西。

    他在草堂窗前看到的是秦岭的千万年积雪,门外停泊着从遥远的东吴往来的船只:“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这种气势也只有唐人写得出;“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这种如画的美景也只有唐人看得见。

    他早就听说洞庭湖波澜壮阔,终于如愿登上岳阳楼。望见的是,浩瀚的洞庭湖水把吴、楚两地撕裂,似乎日月星辰都漂浮在水中:“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
    他在岳阳楼上凭高远望,极目江河湖泊,看懂了景外之境;天地间凝结的浩然之气,被诗人尽收眼底,一览无余。这不仅仅是一个视角的诗化,一种眼光的睿智,更是一种胸襟的开放,一个时代精神风貌的缩影。那种昂扬向上、奋发有为的人生价值观,传承为史书中的一脉奇香,引领后来人书写自己的人生。

    唐人的窗外一望,写成诗文,诗性内含风骨,高贵得让那些只会追逐利益的后人满面含羞。

    唐人窗外天地何等气势磅礴。

 

    宋朝朱熹,著名的理学家、诗人,儒学集大成者,世尊称为朱子。望窗外,看出一番景致,别有天地。

    朱熹在福建尤溪活水亭,那是自己的出生地,望着眼前的景象,写下脍炙人口的《活水亭  观书有感》。

    在朱熹面前展现的是明丽、清新的一派田园风光,半亩大的一块小水塘,犹如一面镜子,映照着天上徘徊的云影:“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 这水为什么如此清澈呢?他高兴地自问自答道,因为源头总有活水补充,一直不停地流下来:“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宋人南渡以后,李清照词风,从清新细腻,变为苍凉沉郁,她的窗外又看到是怎样景象?

    《临江仙》是她南渡以后的第一首能准确编年的词作。国破家亡,奸人当道,个中愁苦,只能用曲笔婉达。少女时代的清纯,中年时代的忧郁,一化而为老年时期的沉隐悲怆。这首词不单是她个人的悲叹,而且道出了成千上万想望恢复中原的人之心情:

      “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常扃。柳梢梅萼渐分明。春归秣陵树,人老建康城。”

    曾记否,宋朝著名诗人苏东坡在 《江城子·  密州出猎》中,何等气魄:“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时光逝去,苏东坡的窗外,则是另一番景象,他在《蝶恋花   花褪残红青杏小》中已这样写道:“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已少了当年的豪气情怀。

  宋人的天空,只能从“方塘”赏鉴中看到,“半亩方塘一鉴开”;宋人情感交流也要隔着墙交流,“墙里秋千墙外道”。宋人已然没有了穿行天地间的大气,仅剩下移花接木的才气;收回极目天舒的目光,定格成“庭院深深深几许”的休闲。

    从此,宋人庭院的天空悬挂上一颗颗敏感的心,从“西北望,射天狼”的豪放与自信,演变成“天涯何处无芳草.”的秀气与精致,目光不再远行,直把诗文放在心中赏玩,舒缓自己难以排解的感时伤情。即便宋人有将山水缩龙成寸的智慧,可这窗外庭院的视角也是狭隘多了。

    宋人的窗外别有天地,却比唐人小了许多。

  

    曹雪芹,不再凭窗而望,他来得更加率性,径直走到外面,从广阔的天地中反观自己的书斋,悟通了人世间的百态人生。“世事洞明皆学问”---- 他行走在大天大地里,用历经风雨饱蘸沧桑的笔触写出了惊世骇俗的文字,这是行走在天地间高傲的灵魂,是真正的读书人最后的尊严。在这本可窥一个王朝背影的大书中,让人看到了从兴盛到末路的历史,他推开的是清王朝社会的天窗,阅尽了世间的沧海桑田、风花雪月,写下传世之作《红楼梦》。

    蒲松龄,以《聊斋志异》打开了一个与普通人对话的轩窗,让山野之人进来,让渔夫樵子进来,让他们身上的清新之气驱散狭小空间封闭了太久的腐气、晦气、浊气……可这种胸襟只体现在落第举子的身上,这是清代学子的悲哀。

    清朝文人,是背着一肩负担看窗外的,平添了许多无奈,把凭窗的感叹写进小说,借形象的虚拟,隐晦地传达自己对窗外世界的冷眼旁观。

 

    凭着这一扇扇历史中的大窗,我们仿佛看到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从史册的书香中向我们走来,用生命奏出金石般的声响,叩开我们日益紧闭的心扉。

    我们的确应该常看看窗外的天地,不能把自己囿于一隅,泯灭了冲破思想樊篱的渴望,隔断了达观远望的视野。只有在天地间才会获取悟的灵感和新的创意,从容淡定之中,情感才归于平和,真知方可返璞归真,这是虚拟世界之窗所不能代替的。

    生活的挤压下,不应该只把伏案工作作为唯一种姿势,生命也不应只是勤奋这么一种底色,人的视野更不该只有室内这一种视觉。

    我们需要愉悦舒坦的心情,需要湛然从容的人生气度,这些,都将来自那临窗极目的舒望。

 

    谨此,我引用这篇《一扇窗户》的文章的精彩结尾:

    请你打开那一扇窗户,也许窗外的景色不一定美丽,至少你可以看到不一样的自己,也许窗外的景色很迷人,那至少你可以停下你的脚步,虽然这景色不属于你,至少你可以慢慢欣赏。

    我要说的是:窗外,别有天地。

 
                                                                                         (以上图片均来自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939)| 评论(1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