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见闻,评论,感悟分享

原创精华,欢迎转载

 
 
 

日志

 
 

【原创】七月,翡翠雕出的小镇---2015-07-08  

2015-07-07 23:16:16|  分类: 美国见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小镇---2015-07-08 - Koala - 见闻,评论,感悟分享 

【原创】小镇---2015-07-08 - Koala - 见闻,评论,感悟分享

【原创】七月,翡翠雕出的小镇---2015-07-08 - Koala - 见闻,评论,感悟分享

 

 
 

                                   七月,翡翠雕出的小镇

                                

 

    今年七月,我又在美国芝加哥的内珀维尔(Napeville)小镇度假。

        美国《MONEY》杂志和CNNMoney》用了数月时间评选“美国最适合生活的小镇”,从美国的1300个小城镇中评出十个宁静、温馨的小镇。芝加哥的内珀维尔小镇,就是其中之一。

       七月的内珀维尔小镇,一片片翠绿,宛如是用翡翠雕出来的。

 

    经过飞机航班的十几个小时长途飞行后,来到芝加哥的内珀维尔小镇。

        满眼皆是翠绿,犹如看到一块块的翡翠堆砌在那里。它们的质地不尽同,或光滑,或粗糙;颜色也有层次,或暗,或亮,或深,或浅,但绝对都是精美的“翡翠”。

    站在那一片又一片绿得令人留恋不已的茵茵草坪边,凝视那清风中微微摆动的芊芊草叶泛出的翠绿,那是泛着油光的茂盛的绿,醉人的绿,奇异的绿。

    令我想起朱自清先生写过的那篇绝品文章,记述梅雨潭的《绿》:

    那醉人的绿,仿佛一张极大极大的荷叶铺着,满是奇异的绿呀。我想张开两臂抱住她;这平铺着,厚积着的绿,着实可爱。她松松的皱缬着,像少妇拖着的裙幅;她轻轻的摆弄着,像跳动的初恋的处女的心;她滑滑的明亮着,像涂

 

了‘明油’一般,有鸡蛋清那样软,那样嫩,令人想着所曾触过的最嫩的皮肤;她又宛然一块温润的碧玉,只清清的一色......但你却看不透她!我曾见过北京什刹海指地的绿杨,脱不了鹅黄的底子,似乎太淡了。我又曾见过杭州虎跑寺旁高峻而深密的‘绿壁’,重叠着无穷国的碧草与绿叶的,那又似乎太浓了。其余呢,西湖的波太明了,秦淮河的又太暗了。可爱的,我将什么来比拟你呢?我怎么比拟得出呢?大约潭是很深的、故能蕴蓄着这样奇异的绿;仿佛蔚蓝的天融了一块在里面似的,这才这般的鲜润呀...... 那醉人的绿呀!我若能裁你以为带,我将赠给那轻盈的舞女;她必能临风飘举了;我若能挹你以为眼,我将赠给那善歌的盲妹;她必明眸善睐了,我舍不得你;我怎舍得你呢?我用手拍着你,抚摩着你,如同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我又掬你入口,便是吻着她了。我送你一个名字,我从此叫你‘女儿绿’,好么?”

 

        七月的内珀维尔小镇翡翠般的绿,与朱自清先生笔下的梅雨潭的绿,又何其相似。这里虽没有梅雨潭,却有众多的弯月小湖,掩映在堤岸柳荫绿树之中。

    春天,一场蒙蒙细雨,岸边柳树吮吸着春天的甘露,从长长的墨绿的柳条上抽出嫩嫩的淡黄色的小芽。从远处看,柳树就像一位年轻的少女,她那长长的秀发低垂着,在微风中,随风摆动。可爱的小燕子,在柳树枝条间盘旋,好像在为柳树跳着美丽的舞蹈。

    夏天,柳树狭长的叶子从淡绿色变成深绿色,茂盛的生长着。柳树就像一把绿色的天然大伞,中午烈日炎炎,为行人提供一片清凉,为小湖增添一片绿色。

    惹人爱的,还有那些小路上、家居门前的那一棵棵树,树冠上的层层绿叶,那是翡翠的绿色。 站在一棵树下,对着太阳望,一树绿叶,被太阳照透,发出一种极其柔和的光泽,只有翡翠,才会呈现这种绿色光泽。

 

    社区庭院,那一幢幢小楼,多为两层,皆掩映在绿树和藤蔓之中,浅色的一栋栋楼宇,犹如嵌在了一块块翡翠之内饰件。当然,内珀维尔小镇居民,深知一块纯绿的翡翠,未免色彩单调了些,就在庭院门前多栽种各色花,那红色是玫瑰,白色的是芍药,黄色的是扶桑,还有那樱桃树上的颗颗红樱桃......这些,犹如在翡翠上,镶嵌再选些红的、白的、黄的小物件,更使得这沉浸在翡翠色中的小镇靓丽。当然,正是这些“小物件”,最难以料理,要耗费家庭主妇多少时间和精力,才能雕刻而成。

    庭院寂静,常常飞来一只只蜻蜓,倒立在庭院的木栅栏上。乍一看上去,真的,还以为是一只玉蜻蜓。不是以为那真是一只玉蜻蜓,但也请不要随便去碰它,小心将它“碰落”在地上,就不见了。

    庭院内,常栽了几棵美人蕉,一簇簇翠绿的叶蔓,开出些花来,恰如其名,美人般妖娆。它的红裙也好雕,它的红帽也好雕,最难雕的,是它的窈窕风姿、万般柔情。

    庭院内,在屋后绿色草坪边,多会开出一小片菜地,种着葫芦、丝瓜、黄瓜。据说这家男主人,擅长做些木工,自家车库都是自己装修的。但他的手艺再好,也做不出那个挂在藤蔓上的漂亮的葫芦;或许,他能仿做一条丝瓜,但他绝对雕不出丝瓜身上的花纹。

    一片翠绿的庭院中,各色的瓜花儿,引来蜂飞蝶舞。这一朵丝瓜花里,似正停着一只大黄蜂。仔细一看,不是大黄蜂,而是一只小鸟,长着尖而长的嘴巴。这种鸟儿,在别的地方,是很难一见的。       

    我的家,也是用一块上好的“翡翠”雕刻而成。苔痕上阶,草色入帘,一枝牵牛花藤,真是听话,不到处乱跑,顺了一根稻草绳,攀到搭在窗前上的木架上,绽放朵朵状似喇叭的小花。庭院中的一棵桑树,长得真快,才几年时间,便结出许多桑葚。绿色的桑葚,犹如挂在女人耳边的翡翠耳坠,桑葚渐渐成熟,变成紫色,引来小鸟啄食。

    七月,那些开花的树都已繁花落尽,已新绿成荫;庭院门前那棵枫树,也慢腾腾地长出一树绿叶,这犹如堆绿,堆了一层又一层,树干似乎都快撑不住了。

    也许是这些树挂绿太重了,不时有大滴的“绿”,从树上“滴”落下来,在小路边,衍化成那些绿苔痕;人从那棵枫树下走过,那树上的“绿”,也不断地滴落在人身上,说不定也会把人弄绿的。

 

    仲夏的风,总是吹得很轻,怕吹起了灰尘,把那些翡翠埋没了。细细的雨丝,不时地下着,即使那些翡翠蒙上了些许灰尘,也会很快被一场雨洗净。雨过天晴,再被太阳一晒,那些翡翠更加新鲜、亮丽、光彩夺目了。

    不知道是谁持有了这些翡翠,像是有意炫耀似的,把这些翡翠展示给人看。

        七月翡翠色的内珀维尔小镇,宁静、闲适,入夜后,在中心街道漫步,人们会感到轻松、安全。
  在水岸(Riverwalk)---- 一条沿DuPage河岸5英里的砖面步行大道,无论是年轻父母,还是青少年和老人,人们相遇时都会停下来相互问候或聊天。

    内珀维尔小镇,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城市,它拥有各类商店、各种风味餐厅和一流剧院。
  大城市和小城镇生活的无缝融合在内珀维尔小镇,从纽约迁来这个小镇的美国夫妇说:  “在这里,你能够享受到大城市的一切便利,却没有大城市的压力。”他们说,文化教育也是吸引他们来此的原因,内珀维尔有一流的学校和图书馆。他们现有一对刚刚一岁半的双胞胎子女,他们认为在内珀维尔养育子女是理想的地方。
 

  那一年也是七月。清晨,我走在社区一片广阔的翠绿草坪的小路上,感到精神的从未有过的超脱,升华。

    那时那刻,朝阳初起,薄雾朦胧,大地如此宁静。我深深地感到,不要轻易说话,一开口就会玷污这个早晨;不要随便指指点点,手指并不干净;最好打着赤脚,还要脚步轻轻;四周全是晶莹露珠,别惊吓它们一生唯一的梦。又到那常常路过的弯月小湖,此时莫名的力量会令人要跪下来,要掏出心肺并彻底清洗干净。

    此时,想到对生命感叹,那就咳出杂物,用露水漱口,要清扫脑海中所有不洁的思绪,还要面向东方,闭上眼睛,此时朝阳定会从身体里冉冉上升......

 

    这就是七月翡翠雕出来的小镇。

                                            (更多照片 见我的《相册》

 
  评论这张
 
阅读(977)| 评论(2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