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见闻,评论,感悟分享

原创精华,欢迎转载

 
 
 

日志

 
 

【原创】“好怀百岁几回开?”---2016-05-05  

2016-05-05 07:46:39|  分类: 感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好怀百岁几回开?”---2016-05-05 - Koala - 见闻,评论,感悟分享
 
【原创】“好怀百岁几回开?”---2016-05-05 - Koala - 见闻,评论,感悟分享

【原创】“好怀百岁几回开?”---2016-05-05 - Koala - 见闻,评论,感悟分享
 
 

                                          好怀百岁几回开?”


        南宋著名诗人陈师道的经典绝句:“书当快意读易尽,客有可人期不来。世事相违每如此, 好怀百岁几回开?” 穿越八百多年时空,传来诗人心灵的叹息。

    “怀”,情怀,是指含有某种感情的心境、心情。其实,世间好的“情怀”也并非如诗人所说的那样难得,它是可以很奢侈日日有的;即使不是绝对快活的“情怀”,那又何妨呢?只要胸中自有其“情怀”,也就够好了。      

 

    古人的情怀,可圈可点。

    苏轼著名散文《记承天寺夜游》,细细品味,愈觉隽永悠长,禅味十足,“好怀”易得:

        “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户,欣然起行。念无与为乐者,遂

          至承天寺,寻张怀民。怀民亦未寝,相与步于中庭。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

          交横,盖竹柏影也。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

        好情怀来得就是如此简单,上天并没有多给东坡先生什么,仅仅是一袭月色,几棵竹柏,两个“闲人”,东波先生却和好友拥有了一个难得的开怀之夜,欣赏到了人生至美的风景。

   

        今人的情怀,优雅温厚。

    这是他和她的情怀:

    他们知道明天就是生命的尽头,做了一世的文字工作,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当然要用文字写下他们要说的话语:

    他说,

    “将存款赠予保姆周秀娣,作为她失去工作后的生活费”;“她是劳动人民,一生孤苦,我们不愿她无故受累。”

     她说,

     我一生都是喜欢干净、整洁,更希望自己走时能够干干净净:“菊娣,衣物箱柜都不能打开了,我没有替换的衣服,麻烦你到老周家给我借身干净的衣服。”

    他在一个小信封里装了53.50元,他用文字说明,这是“我们夫妻的火葬费”。

    她很细心,将棉被铺在地上,以免身体倒地时发出大的声响,惊扰邻居。
    他们,两个知识分子,优雅温文,在他们生命的最后一刻,保持着自尊,却还记得家中的保姆,留给她生活费,不要惊扰邻居,不愿亏欠任何人,包括为自己留下火葬费用......

   

         这是一名青年学者的情怀:

         五月里,我正在图书馆阅览室里整理旧稿,一只漂亮的兰蜻蜒忽然穿窗而入。令我措手不及,乱了手脚。又怕它被玻璃橱撞昏了,但又想多挽留它;当然,我也想指点它如何离开。 
  但事情发生得太快,它一会撞到元杂剧上,一会又撞在全唐诗上,一会又撞到莎剧全集上,我简直不知怎么办才好。 
  然后,不着痕的,仅仅在数秒之间,它又飞走了。 
  留下我怔怔地站在书与书之间。

  是它把书香误作花香?还是它蓄意要来棒喝我,要我惊悟:读书一世也无非东撞一头,西碰一下罢了。 
  我探头窗外,后山的岩石垒着岩石,相思树叠着相思树,独不见那只兰蜻蜒。 
  奇怪的是,仅仅数秒的遇合,图书馆阅览室中似乎从此就完全不一样了,我一直记得,这是一间蓝蜻蜒到访过的地方。

  

        这是一位下乡支教的中学女教师的情怀:

    在乡间的小路边等公车,车子就是也不来。我抱书站在那里,一筹莫展。 
  可是,等车未来,等到的却是疏篱上的金黄色的丝瓜花,花香成阵,直向人身上扑来,花棚外有四野的山,绕山的水,抱住水的岸,以及抱住岸的草,我才忽然发现已经陷入美的重围了。 
  在这样的一种车站上等车,车不来又何妨? 
  车是什么时候来的?我忘了,事是怎么办的,我也忘了,长记不忘的是满篱生气勃勃照眼生明的黄花。 
    另一次类似的经验是在夜里,站在月影下等公车。那条路在白天车尘沸扬,可是在夜里静得出奇。站久了我才猛然发现头上是一棵开着香花的树,时节正是暮春,乳白色须状的花,可能是马鬃花。 
  暗夜里,我因那固执安静的花香感到一种互通声息的快乐,仿佛一个参禅者,我似乎懂了那花,又似乎不懂。“懂”,固然快乐 ---- 因为“懂”,是一种了解;“不懂”又自是另一种快乐 ---- 唯其不懂才能挫下自己的锐角,心悦诚服地去致敬。 
  或以香息,或以色泽,花总是令我惊奇诧异。

 

    这是一位退休老人的情怀:

    我喜欢逛旧货店。 
  旧货店不是古董店,古董店有一种逼人的贵族气息,我不敢进去。那种地方要钱,还要有学问。旧货店却是生活的。

  我去旧货店并不买,我喜欢东张西望的看,黑洞洞不讲究装潢的厅堂里有桌子、椅子、柜子、床铺、书、灯台、杯子、熨斗、碗杓、刀叉、电唱机、唱片、洋娃娃、龙韪划玳瑁的标本,钩花桌巾…… 
  我在那里摸摸,翻翻,心情又平静又激越:曾有一些人用这些物品生活过;在人生的戏台上,它们都曾是多么称职的道具。 
  门边的咖啡桌,是被那个粗心的主人烫了三个茶杯印?我在怔忡不解中,却突然想起那已是老人的球员,他最喜欢喝咖啡,每日都要喝上几杯;我怎么会惦念起一个异国老人呢?这里面似乎有些东方式的神秘因缘。 
  在这些旧衣柜的一开一阖间,我所取出、取进的岂是衣衫杂物,那是一个呼之欲出的故事,一个鲜明活跃的特定,一种真真实实曾在远方、远代的发生。 
   


  
何为今人“情怀”?一位当代学者说:“情怀,就是看宫崎骏电影的时候,明明就是大团圆的结局,你仍然会感到伤感。”

     鲁迅的名言,或许能更好地界定“情怀”:“无限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情怀”,是一种超脱本我的境界。我们身处于讲究“情怀”的时代,它看起来很美,却又很遥远。我们多么需要人们少计较一些功利的得失,少一些短暂失望带来不快,多一点“情怀”,去心系“无限的远方,无数的人们。”

   

                                                                        (以上图片均来自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527)| 评论(1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