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见闻,评论,感悟分享

原创精华,欢迎转载

 
 
 

日志

 
 

【原创】他们是这样“从容地老去”的---2017-01-19  

2017-01-19 08:11:32|  分类: 感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他们是这样“从容地老去”的---2017-01-19 - Koala - 见闻,评论,感悟分享
                                                                      (《巨流河》的作者齐邦媛先生(1924-)
【原创】他们是这样“从容地老去”的---2017-01-19 - Koala - 见闻,评论,感悟分享
                                                                       (瞿秋白:此地甚好......) 
【原创】他们是这样“从容地老去”的---2017-01-19 - Koala - 见闻,评论,感悟分享
 
 

 他们是这样“从容地老去”的

 

    前日,我分享了朋友推荐的文章《从容地老去》,作者是戴木才先生。戴先生的这篇文章写得很好,开宗明义:

“一生被名利所折磨、奔波的人们,又开始忙于琢磨如何长寿?于是,又开始折腾起自身来了!电视广播,报刊网络,街谈巷议,道听途说,于是,高人全出来了!专家说,学者说,医生说,禅师说……”

“优雅地老去,那是文化的境界;体面地老去,那是物化的支撑。二者的内涵太讲究了。我想,还是心平气和从容地老去吧。”

 

 老去,这是任何人都不能回避的事实。“老去”的最后时限就是面对死亡;“老去”的最后时限的“从容”,是人生中最真实的“从容”。

 他们就是要这样在最后时限到来时,“从容地老去”的 ----

 

她要在最后时限,像个读书人的样子“从容地老去”:

《巨流河》的作者齐邦媛先生(1924-),一位80岁以后才开始动笔写作的老人,在她85岁时,作品《巨流河》刚刚出版。这这部作品中,她的思绪竟然是那样地清晰和慎密;文笔、语言竟是那样地感性和灵动。《巨流河》涵盖的那个时代。齐邦媛先生豪不讳言,自己是在哭泣中长大的。然而多少年后,她竟是以最内敛的方式,处理那些原该催泪的素材。这里所蕴藏的深情和所显现的节制,非学识深厚者断不能做到如此。

齐邦媛先生在90岁的时候,她总结自己的一生:“很够,很累,很满意。”教书育人、写作、翻译、提携后辈……一生都在奉献。

她的桌上有牛皮纸袋,装着《预立不施行心肺复苏术意向书》,放在显眼的位置上。她坦然说到死亡:“我跟医生讲,万一我被送来,请你不要拦阻。我对死亡本身不怕。怕的是缠绵病榻。我希望我还记得很多美好的事情,把自己收拾干净,穿戴整齐,不要不成人样要叫人收拾。……不要哭哭啼啼,我希望我死的时候,是个读书人的样子。”

 

他要在最后时限,读书到最后一刻,“从容地老去”:

2003年,作家苏伟贞的丈夫张德模先生,因食道癌复发再度入院,早知没有离开医院的可能性,张德模先生要求作家的妻子苏伟贞:“带书给我看。”

这不是对未来时光有规划,只是读书人一生的日常模式。他不打算因为囹于疾病就断裂。苏伟贞每天一叠书带进去,看完了的一叠带出来。

张德模病情渐次危重,他把其中一本厚书拿出来,对妻子苏伟贞说:“这本不要了。我怕我来不及看完。”

几天后,张德模进了急救室再没出来。苏伟贞签完所有的字,去整理他的遗物时,发现床头柜上的书,还翻覆着,停在最后一次被读到的地方。

死亡,割切时间,使其成为“生前”与“死后”;阅读,又令时间永恒,永恒到一句话,一条画过的横线。

活到老,读到老,读到最后一刻,也是读书人“从容地老去”的样子。

 

她要以“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年”的方式,在最后的时限“从容地老去”:

美国《棕榈滩邮报》记者苏珊·史宾赛温德得知自己患了渐冻症后,没有自暴自弃,反而更珍惜仅存的时光,她以《告别之前: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年》这部作品,记下生命的最后岁月---- 她称之为“最美好的一年”。她向我们展示的是最后的快乐和从容。

以下是她用第一人称,在《告别之前: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年》中记下的最后时光选段:

  “夏天的一个晚上,我正准备上床,不禁盯着自己的左手,它看起来苍白干瘪,好像即将死去。

我变得虚弱无力,提不动公文包,改用有拉杆的商务箱。同事跟我开玩笑:‘你是不是觉得这样的行头比较像律师?’我无言以对。

  我注意到刷牙时,舌头会抽搐,怎样都停不下来。

  迈阿密大学医院ALS治疗中心的主任维玛医生要我做了几项肌力强度测试,对我说:‘你得了渐冻症。’我虽然早就预料医生会说什么,也计划好要怎么回应……然而,我却哭了起来,我止不住眼泪,就像停不住的呼吸或心跳。

  维玛医生对我说,他的渐冻症病人当中有45人到国外接受干细胞治疗,没有一个人治好,也没人得以延长寿命。

我想象,自己很快就无法走路,不能进食;不能拥抱我的孩子们,甚至无法告诉他们,我爱他们;我将陷入瘫痪,但我的心智却毫无减损。

我最害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得完全依赖别人才能活下去。对我的家人和我爱的人,这将是多大的负担。”

“自杀的想法像蝴蝶,一度在我心底翩然来去。不久,它就飞走了。但它第二天、第三天又飞回来了。”

“我想,我的死不至于毁了家人的一生,但是我死亡的方式会深深影响他们。”

“我无比清醒地回顾了自己的人生,我嫁了个好老公,还有一份乐在其中的工作和美好家庭。

“我做了个决定,一定要好好利用剩下不多的时间,去我一直想去的地方,体验我渴望的每一种快乐。从今天起,我要为我的家人盖一座‘回忆花园’,将来他们在这里悠游时,可以回想快乐的往昔:我在剪贴簿贴上这一生珍藏的相片,写下我的感触,还在自家后院用棕榈叶当屋顶盖了座棚屋,创造了一个舒适的小天地。我常坐在那里召唤回忆,或是与朋友相聚。

我希望与孩子们共度欢乐时光之时,在他们心中撒下记忆的种子,让这些种子在他们的未来萌芽、开花。

我在这一年,与我生命中最重要的7个人完成了7趟旅行;与丈夫重回新婚之地布达佩斯度蜜月,到塞浦路斯追寻生父的足迹,和好友赴加拿大追逐极光,带着正值青春期的女儿试婚纱……”

“我不再落泪,不再为我失去的一切悲伤,我陶醉在快乐的回忆中,露出微笑。如果要问我还能活多久,我想说,别去找答案,因为未知,更要享受人生。”

 

 

正如戴木才先生所说:“虽为老骥,仍志在百里,但伏枥远望,总要大江东去,金乌西坠。何况还有许多无法预测的状况会不期而至,而这些状况多是冲减我们幸福指数的。所以,就这点时间。要让心中少点遗憾,多点满足,就是美丽人生。

我觉得,在生命的最后时限,是个读书人的样子,还要写下最后一篇文章,告别众好友, “从容地老去”,真是至大福气,但愿我有。

                                                    (以上图片均来自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437)| 评论(2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