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见闻,评论,感悟分享

原创精华,欢迎转载

 
 
 

日志

 
 

【原创】朦胧之美---2017-03-23  

2017-03-23 07:40:15|  分类: 中国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朦胧之美---2017-03-23 - Koala - 见闻,评论,感悟分享
 
【原创】朦胧之美---2017-03-23 - Koala - 见闻,评论,感悟分享
 
【原创】朦胧之美---2017-03-23 - Koala - 见闻,评论,感悟分享
                                                                                               (“槛外长江          自流”

       朦胧之美

 

 三月,春雨绵绵。濛濛细雨天,坐在汽车里,缓慢地行驶在美丽滨海小城。雨水,顺着车窗玻璃流下,始而如断了线的珠子,继而渐渐地连成一条线......

 车窗外,风格典雅的建筑,若隐若现;海岸边的游艇,模糊不清,像一张张定格的照片......细雨中,景观变得朦胧,视觉的空间,却更加含蓄和耐看,此时的景观却颇有些诗意,这或许就是“朦胧之美”。

 

记得中学时语文老师说的一句话:“写叙述文章,是要把事情说清清楚楚;作诗,是要把事情说得朦胧。”诗文,写得朦胧,想象的空间开阔了,寓意也更深邃了。

朦胧之美,莫过于诗文:

王勃的《滕王阁序》,精彩纷呈,曾为诗文末句留下的那个“空格”(缺字其朦胧之境,更是传为佳话,流芳百世:

唐高宗上元三年(公元676年),王勃远道去“交趾”(今越南)探父,途经洪州(今江西南昌),参与阎都督宴会。应邀即席作《滕王阁序》。序末,附这首凝炼、含蓄的诗句,概括了这篇序的内容:

                  “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

   滕王阁,江南三大名楼之一 ,位于江西省南昌市西北部沿江路赣江东岸,始建于唐朝永徽四年,因唐太宗李世民之弟 ------ 李元婴始建而得名;因初唐诗人王勃诗句而闻名于世。

 王勃一气呵成写成《滕王阁序》,在写到序末诗句的最后一句,却空了一个字不写,留下“槛外长江   自流”诗句,将“序文”呈上就离席而去。

 在座的人看到这里,有人猜留下“空格”之字,是“水”字,有人猜是“独”字;阎都督都觉得不对,派人追回王勃,请他补上。   

 赶到驿馆,王勃的随从对来人说:“我家主人吩咐了,一字千金,不能再随便写了。”阎都督知道后说道:“人才难得”,便包了千两银子,亲自率众文人来见王勃。   

 王勃故作惊讶地问:“我不是把字写全了吗?”大家都说:“那不是留个‘空’字吗?”   

 王勃说:“对呀,就是‘空’字!‘槛外长江空自流’”众人恍然大悟。

 这一“空”字,将全诗提到至高的朦胧意境。这首诗:

 第一句“滕王高阁临江渚”:开门见山,用质朴苍老的笔法,点出了滕王阁的形势。一个“临”字写出了滕王阁的居高之势,从空间角度,构定滕王阁临江而建的高远气势。以下“南浦”、“西山”、“潭影”、“长江”,都是临江高阁的望中所见,并且用“朝飞”、“暮卷”为高阁包容万象,增添主动性,观景之人自然也就与天地交融为一体了。

第二句“佩玉鸣鸾罢歌舞”:笔意突转,由今及古,遥想当年兴建此阁的滕王,坐着鸾铃马车,来到阁上,举行豪华繁盛的宴会,佩玉叮噹,鸾铃和鸣。佳宴盛会后,人去楼空。令人不禁产生了人生盛衰无常的怅惘。
  第一句写空间,第二句写时间,第一句兴致勃勃,第二句意兴阑珊,两两对照。诗人运用“随立随扫”的方法,使读者自然产生盛衰无常的感觉。寥寥两句已把全诗主题包括无余。
  第三、四句:紧承第二句,更加发挥。这两句写画栋飞上了南浦的云,珠帘卷入了西山的雨。诗人运用了夸张的手法既写出了滕王阁居高临远之势,又写出了滕王阁如今冷落寂寞的情形。融情于景,寄慨遥深。阁既无人游赏,阁内画栋珠帘当然冷落可怜,只有南浦的云,西山的雨,暮暮朝朝,与它为伴。这两句不但写出滕王阁的寂寞,而且写出了滕王阁的临远,情景交融,寄慨遥深。
  至此,诗人的作意已全部包含,但表达方法上,还是比较隐藏而没有点醒、写透,寄寓以朦胧之境,所以在前四句用“渚”“舞”“雨”三个比较沉着的韵脚。

后四句:立即转为“悠”“秋”“流”三个漫长柔和的韵脚,利用章节和意义上的配合,在时间方面特别强调,加以发挥,与上半首的偏重空间,有所变化。“闲云”二字有意无意地与上文的“南浦云”衔接,“潭影”二字故意避开了“江”字,而把“江”深化为“潭”。云在天上,潭在地下,一俯一仰,还是在写空间,但接下来用“日悠悠”三字,就立即把空间转入时间,点出了时日的漫长,不是一天两天,而是经年累月,很自然地生出了风物更换季节,星座转移方位的感慨,也很自然地想起了建阁的人而今安在。
  末尾两句:又从时间转入空间,指出物要换,星要移,帝子也要死去,而槛外的长江,却是永恒地东流无尽。

诗人在提出建阁的人如今何在?以景作结,似答非答,其意在朦胧。更进一步抒发了人生盛衰无常而宇宙永恒的感慨。

 

《滕王阁序》之序末诗句:

“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

崔颢登《黄鹤楼》之诗末句: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两首诗句,皆有“空”字,意境相似,有异曲同工之妙:

或写涛涛长江水,或写千载飘过的白云。其意境之美,非任何文字所能表达,只能寓于心,寄于情,这或许就是朦胧之美。

 

观世间“朦胧之美”,岂止仅景观、诗文。君不见,人生段落中,亦多有如此之美;孰不知,周星驰的名字就出自于《藤王阁序》里的“雄州雾列,俊采星驰” ......

                                                              (以上图片均来自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406)| 评论(3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